发新帖

突破道德底线的人永远不缺

吧友 11月前 630

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颠覆三观,本人是soho一名,在此发帖把自己亲身经历写下给大家一个借鉴。也希望这个事情能得到曝光,如果有认识的请尽量回避。
本文比较长,我尽量做到客观阐述事实及经过,做到不片面。

的人,底线,不缺,道德,突破
最新回复 (14)
吧友 11月前
引用 1
事情开始是在2013年,本人结识一位国外客户需要采购军服面料,然后就找到本次事件中 家用纺织品进出口公司(简称家纺)的孙 ,让他找找看这种面料,有的话就报价给我。
后续确认价格后客户也准备下单了,但是因为第一次采购,所以提出要预付款保函两万多美元,也就是说这订单相当于没有预付款。
本人就让另一位债务人把所欠的18万转给家纺的孙,孙很高兴我这么帮助他 所以收到钱后马上写了收条 扫描发送给我,本人也没当回事情。
因为家纺一直是我的出口代理,平时很多单子都是这里走,我付出口代理费 1%。 彼此关系已经很熟,完全没有戒心
(告诫所有人,越是熟的越是要小心,该有的书面材料还是要有,否则出了点意外再去收集就很麻烦,也幸亏孙写了这个收条给我)


吧友 11月前
引用 2
2013年6月份中旬订单正式确定,客户也汇款过来,但是在七月份出了点岔子,客户要求在中国加工为成品的军服,订单取消,但是指定了服装加工厂向家纺采购面料,所以这个单子变成了国内贸易。

家纺作为进出口公司,不能向国内其他工厂开具增值税发票,所以让本来的两个供应商胚布厂和印染厂直接卖给服装加工厂,自己就不参与了。
后续订单执行过程中出现了问题,本人也帮助一起解决,最后面料送到服装加工厂稍微晚了几天,耽误了他们的交期,也产生了系列的问题,导致服装加工厂大幅亏损,并拖欠了近40万货款没有支付给家纺的供货商。

家纺的孙也一直以此为依据,说是垫资了40万出去,所以我借给他的18万要待收到40万后再还(这40万中其实包含了本人的佣金以及家纺自身的利润,至于是否包含成本就不得而知) 最后一批面料的交货期是2013年9月,从此以后孙一直委托本人向服装加工厂沟通并催款(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老让我去,因为他没任何亏损)。

在2013年12月底,孙又向本人借款10万,说是临时周转,本人也借给了他。(这个很关键,我在庭审时疏忽了这个时间点)


吧友 11月前
引用 3
然后从2014年开始孙答应会给本人这18万一个解决方法,但是直到今年2017年,突然在电话中否认这笔钱,称已经在订单中损失,就此结束。

笔者意识到问题严重性。马上准备材料向他提起诉讼,但是最大问题是这个借款的期限已经超过2年,是否能得到法院支持尚不可知。只能试试,死马当活马医。


吧友 11月前
引用 4
利益面前,没有熟人
吧友 11月前
引用 5
上周 开庭,本人单枪匹马赴常熟法院,因为材料简单没有请律师,但是对方请了律师,提供了当时一系列的购销合同和银行汇款单,证明此次业务与本人高度相关,并且应该共同承担损失。

被告孙提供的证据是在周一给法院的,法院寄出后本人没有收到(因为双十一物流慢,在周三打好官司回到上海后才收到快递),开庭前本人才拿到法院保留的那份对方的证据。

除了邮件往来记录,本人从没看到那些合同及水单,本案中被告只是提供产品单价,但是期间与供货商的文件都是与本人无关的,而且成本也不可能告知本人,所以也没有给本人出示过。
在这么短时间内,本人对这些证据的意见只能是这些文件证据与本借款无关,是被告与供货商的来往。
被告还做了一个流程导图给法官,说明此案中各个关系,其中给胚布厂10.3578万元,给印染厂30万元。
搞笑的是还找来一个证人,让他前几日写一份收到被告2万元运输费的收条,日期还是写的2013年。(这TM竟然也可以)

庭审过程其实没什么,就是被告出具各种证据,说白了就是要把水搅乱,让法官觉得我有责任。


吧友 11月前
引用 6
庭审结束了我就回到上海,但是心有不甘啊,无法有力反驳对方的话,法官可能调解和稀泥。

然后我找到印染厂联系方式,向他们确认合同真实性,结果他妈的大跌眼镜,印染厂告诉我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业务关系,产品是直接卖给服装加工厂的,我说不可能,家纺还汇款30万给你们的啊!他说是没多久就退回去了,没有执行那个合同当然是要退款的。卧了个槽!

另外我也得到服装加工厂答复,签订的合同没有执行,后来已经作废,根本没有资金往来,是找印染厂直接采购的。

也就是说我被家纺的这个孙直接摆了一道。然后我马上研究另外十万多的汇款单,然后也发现了问题所在,给胚布厂的3578元是在合同之前的,也在我借款给被告之前,如果算打样费可以说得通,如果是他们其他业务的资金往来也没问题,所以说被告不能证明两者是相关的。另外10万是在2013年12月底汇过去的,而巧合的是同一天被告又向我借了10万,等于是拿了我的钱给胚布厂,而且这个时间距离订单已经超出三个月,也是不能证明两者相关性。


吧友 11月前
引用 7
所以说这个订单里,孙以及家纺根本没有损失,找证人补写的2万的收条也是为了凑数字而特意伪造,连银行记录都没有。

事到如今才发现我被被告孙 彻彻底底的坑了,所谓40多万损失根本不存在,最无耻的是这40万里面的10万还是另外找我借的,然后还算在这40万的损失里,等于是自己一点没损失,我搭进去28万,孙 拿了18万作为自己净利润,这是有多无耻才能干得出来?还在法庭上义正言辞告诉法官自己的亏损,要求我共同承担



吧友 11月前
引用 8
本案上周三刚刚结束第一次庭审,我后来向法院发去我的意见,看看法官的意思,准备第二次庭审还是说法官了解情况后直接宣判。

说到最后,我想请问稍微懂一点法律的朋友,这个案件中,被告通过提交部分证据歪曲事实,误导法官的行为,是否触及违法,能否追求他的刑事责任?哪怕拘留15天也好。
吧友 11月前
引用 9
这个孙...也真的是够孙的

这种人,我除了诅咒,我还能说点什么好呢
吧友 11月前
引用 10
已经出现问题,你还继续借款???  一开始,18万,你都不可以借!


吧友 11月前
引用 11
18万是因为要开保函十多万,想着关系很熟就给他了。
后来借10万是告诉我说急用周转,那时候还没认识他真面目。07年认识了也算老朋友,想不到啊
吧友 11月前
引用 12
而且我是这个月才知道这40w亏损是子虚乌有的,这之前我一直以为亏损40万是存在的,我还觉得他比我亏的多,一直帮他找人家催款。
吧友 11月前
引用 13
说真的 有时候被逼到绝路了 搞出个你死我活也是有可能的 做生意还是要讲诚信讲良心 心疼楼主
吧友 11月前
引用 14
也想过怎么报复一下,但是需要花费很大精力策划,而且最后万一不巧,把自己送进局子就得不偿失,亲者痛仇者快了
返回